MMM公司与俄罗斯私有化

Posted on Posted in PMI讲座, 前世今生
1955年8月,马夫罗季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毕业于谢洛夫音乐艺术学院(Serov V.A. art school)和莫斯科电子工程学院应用数学系,并获得“人工智能科学”学位。他也是莫斯科数学和物理竞赛的获奖者,以及俄罗斯“桑博”(俄罗斯徒手格斗术)60公斤级冠军。

马夫罗季于1989年创立MMM公司,公司名字的来源于一个关于蝴蝶标本收藏家一副名为MMM蝴蝶标本藏品(在电影中马夫罗季送给女儿一个蝴蝶标本)。

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的经济政治背景

1991年经过“819”事件,叶利钦等人通过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并采用相应蓄谋已久的军事手段发动所谓的“改革”取代了戈尔巴乔夫总统的位置,而接任的叶利钦在1992年1月开展了“几乎摧毁俄罗斯经济”的“休克疗法”,导致短短的3个月内,俄罗斯的通货膨胀高达60多倍,当年国民生产总值(GDP)同比上一年,直接萎缩了近一半,人民生活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三分之一的俄罗斯家庭陷入了贫困线以下。与此同时,更为可怕的是,卢布前所未有的贬值,在前苏联解体前,美元和卢布的兑换比率接近1:1,可以这么说,你只要拥有100万卢布,你几乎也是一名百万美元的富翁。可是,在以叶利钦为首的利益集团对国民经济的强烈干涉和“休克疗法”的多重作用下,在整个90年代过程中,你所持有的卢布兑换成美元可能在短短几年间能让你从一名百万美元富翁,变成一个只有3-5万美元的穷光蛋,同时,卢布也因为6500%的物价上涨而变得“一文不值”。

1992年,俄罗斯资本化运动开始,此时叶利钦利益集团还暂未完全控制俄罗议会(杜马)。资本化运动的初始阶段是“证券私有化”,议会认为通过直接发行股票到民众的手中的方式可以有效推进私有化,可是以叶利钦和俄罗斯银行家为首的利益集团开始在民众中传播“股票不值钱”的言论,众多银行家公开做空用于私有化的股票,并以低价大量收购这些股票。最后,当议会兑现股票置换企业股权时,民众才发现上了银行家的当时,可此时已晚,大部分企业被控制在了像“叶利钦”和“银行家比利雅夫斯基”这样的人手中。私有化的第二阶段,是“货币私有化”,主要是通过企业债务的形式发行到民间,让民众购买,来达到控制企业的目的。可是债务发行权利被银行家和各行业寡头所控制,于是,“货币私有化”再次失败。

1993年,“叶利钦”和切尔诺梅尔金等人策划了蓄谋已久的“十月事件”,通过控制军队,炮打俄罗斯白宫,双发激战数日,民众跑到白宫附近抗议叶等人的做法,最终以叶利钦宣布抓捕了数名和其对抗的政要而结束,并强塞了各种荒唐的罪名而结束。至此,叶利钦终于控制了俄罗斯白宫和议会,为自己全面控制天然气和石油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很多俄罗斯经济学者和政治作家都会把MMM公司与90年代的资本化运动风潮相联系起来。这场运动导致了马夫罗季及其家庭成员在90年代的私有化运动中因为通过相关股票、现金等资本市场手段收购企业的方式触动了以收购为目的的俄罗斯银行家和以叶利钦、维克托·切尔诺梅尔金为首的“天然气垄断集团”的利益而遭到多次阻挠和威胁(马夫罗季的海鸥汽车被刺客用火箭筒摧毁),而后者通过“十月事件”等一系列政治手段控制了俄罗斯白宫(十月事件中打击改革派)以及联合银行家低价收购原本用于推进私有资本化运动的民间股票的方式控制了俄罗斯大部分天然气及其他国有资本,并因为“休克疗法”导致俄罗斯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在这次事件中以叶利钦和银行家为代表团的利益群体极力对抗MMM公司的市场收购行为。

1994年10月份,马夫罗季通过参加议员选举当选了国会议员(杜马),在任期间,其一直在推行俄罗斯证券私有化的观点,并认为应该以俄罗斯的相关资产作为担保物把俄私有化进程推进到欧洲。可是,这样的观点遭到了时任首相切尔诺·梅尔金(全苏秋明天然气公司董事、天然气工业协会主席、叶利钦集团代表)的强烈反对和镇压,因为这样的做法威胁到了叶利钦利益集团在国家天然气和石油领域的控制权。但对于此事,俄罗斯白宫并未表态,并且俄罗斯白宫还因为梅尔金的这番言论和行为买了单,买单的正是Pallada 国家基金管理公司。

在一定程度上俄罗斯白宫和叶利钦呈现出对立的态度,但是经过“十月事件”以来,以哈斯布拉托夫、鲁茨科伊为首的私有化改革派遭到了叶利钦和梅尔金的重创,对私有化运动并不敢继续发声。在这场运动中,站在白宫立场的联邦安全局波波夫将军和佐迪克在马夫罗季被绑架时伸出援助之后,遭银行家比里亚夫斯基派人暗杀。这是两个派别在政治和私有化立场之间争斗的一个悲惨结果。

对于俄罗斯官方的在私有化运动中的态度,我们应当一分为二的看待,因为这个“官方”分为两派,一方是以俄罗斯白宫为代表的私有化改革派,一方是以叶利钦及梅尔金为代表的反白宫改革派,前者并未对马夫罗季的市场行为表态,而后者因为马夫罗季涉及石油天然气公司股权收购而强烈反对。

对于此次资本化运动,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些事件,叶利钦等人通过达盖尔和美国经济家杰弗里萨克斯相互撮合达成了“休克疗法”经济计划,意在使卢布大幅贬值,达到低价收购俄罗斯国有资产的目的,同时勾结相关俄罗斯银行家形成利益集团,做空并低价收购原本用于私有化运动的民间股票和控制国有企业债务发行权,而俄罗斯银行家却又一直在和华尔街进行着合作,以便在有利时期通过美元注资置换贬值的卢布来达到收购国有资产的目的(如银行家比里亚夫斯基在和马夫罗季谈判通过华尔街的美元收购其公司来达到控股俄罗斯资产的目的)。其中,叶利钦集团和银行家集团所遇到两大阻力分别来自于俄白宫改革派和马夫罗季,因此一个通过“十月事件”得以控制,一个通过各种明暗手段来进行控制。

马夫罗季为什么要在那个时期的用自己的方式开展收购运动?如果你想到了这里请不要忘记叶利钦集团在“休克疗法”过程中增发的卢布仅是在1992年就已经达到了18万亿,是1991年发行量的20倍。因此,在短短几个月内导致物价上涨6500%,卢布大幅贬值,并且还将持续贬值。叶利钦这么做的目的是更好的控股国有资产,这一点白宫和马夫罗季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场运动如果没有民营资金的进入,今后的俄罗斯将会成为寡头和垄断的时代(然而今天的俄罗斯已经被寡头和垄断所控制)。后来,马夫罗季曾今尝试收购股权控制的天然气等企业,如今也已通过各种方式整合成了“俄罗斯天然气集团”,并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公司。同时还有几经整合的“俄罗斯石油公司”,其市值已超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球最大上市企业之一。这些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的成就是历史的必然,区别只在于谁先控制了它们而已,是推进私有化的企业和执政者,还是如叶利钦和银行家这样的寡头和垄断。

1994年2月马夫罗季公司开始发售MMM票劵(不是证券,没有任何承诺;他计划用公众购买票劵的钱收购几家公司,并将公司的股票分配给MMM票券持有者),票劵可以自由买卖,各大媒体频频报道。在俄罗斯私有化的大背景下,短短半年,票劵翻了127倍,投入资金高达10-15亿美元,占国家预算的三分之一。MMM票劵严重侵犯了俄罗斯金融寡头的利益,1994年夏,马夫罗季被指控逃税,逮捕入狱(之前,他躲过多次暗杀,妻子跳楼身亡,女儿被绑架,助手遇刺)。据说,官方从他公司运走了17卡车的现金(马夫罗季没有用这些钱买过任何别墅、游艇或私人飞机)。MMM在政府的干预下,彻底失败了,数百万投资者损失约1.1亿美元。

马夫罗季在狱中收集俄罗斯议会候选人签名,后被释放并于1994年10月当选国会议员。俄罗斯金融寡头排挤马夫罗季,1995年10月他的议员身份被终止。不久马夫罗季被指控诈骗,被俄罗斯列为通缉犯,全球通缉。2003年马夫罗季被逮捕,2007年4月以诈骗罪判刑4年5个月。在狱中,马夫罗季从事文学创作(哲理、爱情、民事诗词,有的诗词还被编写成歌曲),2008年发表狱作“诱惑”。马夫罗季还将MMM事件写成剧本,1994年被拍成电影“PiraMMMida”(金融金字塔),真实的再现了马夫罗季先生波澜壮阔的一生。马夫罗季先生亲自编写电影剧本。

马夫罗季认为,MMM系统本身并没有崩溃,只是被人为的摧毁了。吸取失败的教训,2011年他重组MMM,不设中央账户,参与者直接打款至另一位参与者的银行账户。他的手指不会碰1分钱,只会给人们指出一条金光大道。他只做“金融启示”,指出“金融大变革”是不可避免的,必须摧毁现存的不公平的银行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